他们不管我们死活,关心我们健康真可笑!

他们不管我们死活,关心我们健康真可笑!

文章标题,引用自前不久的一篇文章中的留言:

0 1

很多人说自己遭遇了与孩子家长类似的经历,却不能像孩子那样可以“躲过一劫”!

看到那些字字滴血的讲述内心甚是煎熬,却又无可奈何……

直到后续事态向好的方向扭转时,总算输了口气。可现在再回头看看,仍然心有余悸!

特别是有权威确认奥密克戎导致肺炎或重症比例比流感低之后,这更加让自己所受的委屈被放大、且不值得——

人们的恐惧与善良,被别有用心者利用,以人性的名义关心所有人的健康,却不关心任何个体的正常生活,就是三年来人性中最大的恶

0 2

而那些无端被阳、被使阴招的阴性者,简直比六子还要冤屈!

六子尚且能开肠破肚证明自己只吃了一碗粉,可我们呢?

即便是像六子那样朝自己身上挥刀,也没有办法证明自己不是阳性,特别是无症状者……

而且,到底我们吃了几碗粉并不重要,然而因此而遭罪的人不在少数!最大的自保,就是像X先生那样:

假如某天也接到陌生电话并口头告知家人被感染,还要来把人拉走,那么一定要让对方说明身份,并出具正式的检测报告。

如此,才能不再被《》的所谓方仓,“收治”其中,而后花钱遭罪,治所谓的被阴出来的阳性!

还好!阴霾褪去,光明终是来了。

0 3

过去的那段时光里,人们总会苦中作乐,自我安慰。

前几天,一个笔者朋友给我发了个 由《孤勇者》新编而来的《无症状者》。此处就借以调侃刚过去的那段魔幻往事吧:

孩童不知意,百姓泪茫茫!

以下请打开下方恢弘大气中藏着悲怆凄凉的伴奏,合着节拍,怅!

作曲:钱雷

填词: 来自笔友@五哥

  • 1

深秋的田垄上 午后

我放着羊 一群人

突然就把我带走了

他们说

我是无症状神经病患者

他们说 我必须被带走

为了不让更多的人

被感染成神经病

然后我就被带到了

一个人满为患的地方

我们互相看了看面庞

才发现都像是绵软心善的羔羊

他们说

我必须住在这里

一天三百洋

直到再进来新的阳羊洋

  • 2

我说 我没病

我只是为生计放羊

然后 所有的人说

自己并没发神经

更不可能像无症状神经病

但是带我进来的人都说

你有病

而且你不需要知道深层的原因

他们说

为了收容无症状神经病

他们占用了好多楼房

征调了好多人力物力

构建了大量的棉签与方仓网

大家都如此用心

所以 你怎么会没病

  • 3

你看 外面整个城市的人

因为你默静

因为你暂停

你怎么能说自己没发神经

你们都 这么说

是在

质疑我们的权威

我懂了 他们刚领命

手里握着微喷( weapon)

我知道 他们有手段

走到哪哪里就得完

看着他们手里拿着轻巧

却极重的棉签

我沉默了

4

直到有一天

我充的钱余额不足了

他们通知我

我的神经病已自愈

可以出去了

我走出去

看到他们又带进一波人

他们哭丧着 嚎啕着

自己并没发神经

我悟了 我想起了

那个田垄上放羊的午后

以及何为唯利 与吏是图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aiyan1.com

About the Author

You may also like these